想了解在先銷售商品構成使用公開的認定?看這里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5/6 10:50:00

原標題:在先銷售商品構成使用公開的認定

 

  【弁言小序】

 

  在專利無效宣告請求案件中,以公開出版物作為現有技術的情形為絕大多數。然而,使用公開作為一種重要的現有技術淵源,同樣受到當事人的青睞。尤其對于已經在市場上流通的專利商品,對于與該商品對應的專利而言,如果請求人能夠獲得專利權人在申請日前銷售該專利商品的相關證據,則有可能作為最有力的現有技術成功使該專利被宣告無效,即該證據成為破壞該權利要求創造性甚至是新穎性的必殺技。然而,使用公開證據的類型多樣,情形復雜,相關的舉證、質證和認定均存在較多難點,本文從一個涉及在先銷售商品是否構成使用公開的案例對上述問題進行分析。

 

  【理念闡述】

 

  專利法第二十二條第五款規定,現有技術是指申請日以前在國內外為公眾所知的技術。專利審查指南規定,現有技術的公開方式包括出版物公開、使用公開和以其他方式公開。使用公開的方式包括能夠使公眾得知其技術內容的制造、使用、銷售、進口、交換、饋贈、演示、展出等方式。

 

  在以在先銷售作為使用公開類現有技術的案件中,請求人通常提交多種多樣的證據,例如銷售合同、發票、出庫單、入庫單、銀行流水、公證書及附帶的圖片和封存的實物、第三方出具的產品檢測報告、圖紙等公司內部資料、證人證言等,以求構成完整的證據鏈,達到其證明目的。而對于不同證據,證據能力的有無,如是否滿足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以及證明力的大小,如該證據是否達到了相應的證明標準從而實現其證明目的,不能簡單地一概而論,需要根據具體案情予以梳理分析。

 

  【案例演繹】

 

  某專利無效宣告請求案涉及一種電源插座的導電結構,請求人提交了多份證據以證明在先公開銷售的某型號的產品可以作為本專利的使用公開類的現有技術。其中,證據1為公證人員于甲公司辦公場所公證封存的電源插座產品實物及公證書,證據2為甲公司從乙公司處購買該批次電源插座產品的增值稅發票,證據3為入庫單,證據4為乙公司關于該型號電源插座在中國物品編碼中心的證書及相應備案資料,證據5為乙公司關于該型號電源插座的設計圖紙,證據6為乙公司關于電源插座系列產品的型號編排規定,證據7為某市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所關于該型號電源插座的檢測報告(該案證據較多,為便于說明案情,僅選取其中一套證據重新編號及分析)。請求人主張上述證據可以證明公證封存的該型號產品已于本專利申請日之前公開銷售,其中發票、入庫單、圖紙、型號編排規定等證據用于證明銷售日期及銷售行為的完成;中國物品編碼中心的證書及備案材料用于證明該型號的產品已于備案日(早于本專利申請日)完成產品銷售條碼的備案工作,并且自條形碼備案之后條碼未發生變化,因此同一型號的產品結構沒有改變;檢測報告用于證明該型號的產品已于本專利申請日之前在行業公知。

 

  經口頭審理當庭質證,并對公證封存的產品實物拆封與其他證據核對,合議組作出如下認定:關于證據1至3,證據1中封存的產品實物的型號與證據2、3的發票、入庫單記載的型號均一致,產品實物底部顯示的生產廠商名稱(甲公司)與發票銷售方一致,發票顯示的購買方名稱(乙公司)與入庫單公司名一致,發票與入庫單記載的產品型號、數量及金額一致,發票和入庫單的日期先后順序符合通常的交易習慣,且發票的開具日期早于涉案專利的申請日,綜合上述情況,合議組認為以上證據可以證明在本專利申請日之前,甲公司將一批該型號電源插座銷售給乙公司。但是,由于電源插座屬于體積較小的普通產品,一般公眾使用常規工具即可對其拆卸,其內部結構也較為容易進行更改,而上述公證封存的電源插座,根據公證書的記載,在公證封存時處于公開使用狀態,在其銷售日之后至公證封存日之間,沒有證據證明上述電源插座的狀態如何,是否保存完好,是否經過更換或拆卸,亦不能確定其整體或內部結構是否發生過改變,因此,證據1至3不足以證明上述產品實物的內部結構可以構成本專利的現有技術。

 

  關于證據4,即該產品在中國物品編碼中心的證書及相應備案資料,請求人主張該型號的產品在條碼膠片訂單的填表日期已完成產品銷售條碼的備案工作,可以視為上述產品的公開日期;請求人還主張自該條形碼備案之后該條碼未發生變化,即同一型號的產品結構沒有改變。合議組認為,產品完成條碼備案的時間并不能等同于該商品已經公開銷售,即該產品的技術方案處于公眾可以獲知的狀態。雖然根據編制貿易項目的商品表示代碼的基本原則,商品編碼具有惟一性,同一商品項目應分配相同的標識代碼,不同的商品項目必須分配不同的標識代碼,并且,商品編碼具有穩定性,商品標識代碼一旦分配,只要商品的基本特征沒有發生變化,就應保持不變。但是,合議組認為,商品條形碼的主要目的是方便商品識別和流通,重點在于商品對于消費者而言會明顯發生變化的方面,如前述的名稱、商標、種類、規格、數量、包裝等,而商品具體內部的結構是否變化,不一定會導致條形碼的變化,除非該變化影響了商品的種類和規格等。具體到本案涉及的產品電源插座,如果產品的內部結構發生一定的變化,而外部的插孔、電流電壓規格、包裝、商標不變的話,該產品的條碼不一定會發生變化。而專利無效案件中,通常需要使用產品內部具體的技術細節來與專利的技術方案進行比對,特別是本案,涉及到插座內部細小的夾持部、導電片的具體結構、設置方向等,根據目前已有的證據,無法確定在條形碼未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插座產品內部的結構是否未發生變化。因此,合議組對請求人關于自該條形碼備案之后該同一型號的產品結構沒有改變的理由不予采納。

 

  關于證據5和6,專利權人對上述兩份證據的真實性提出異議,經核查,證據5雖然為圖紙的原件,且蓋有“受控文件”字樣的紅章,但該證據并無公章,也不能確定加蓋“受控文件”紅章的主體,因此,合議組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而請求人當庭出示的證據6“公司產品型號編排規定”系打印件,沒有加蓋任何公章,因此,合議組對證據6的真實性亦不予認可。此外,該圖紙僅示出一電源插座的外形,型號編排規定亦未揭示本專利權利要求中所包含的插座內部細節,也無法確定該圖紙及公司產品型號編排規定是否公開以及其公開日期,且上述兩份證據均為甲公司內部的自制證據,甲公司系請求人的關聯公司,因此上述兩份證據的證明力較弱。

 

  關于證據7的檢驗報告,合議組認為雖然其簽發日期早于本專利的申請日,但根據其內容,僅能證明該電源插座的系列產品通過了質量檢驗,而檢驗所的工作人員為特定人員,不能視為專利法意義上的公眾,因此無法證明在簽發日該系列產品已經處于公眾能夠獲得的狀態,請求人關于該系列產品已被行業公知的主張不具有說服力。

 

  綜合考慮上述因素,合議組認為上述證據1-7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據鏈,不能證明證據1中的產品實物即電源插座的與內部結構相關的技術方案構成本專利的現有技術。

 

  本案中請求人用于證明使用公開的證據種類較多,情形較為復雜,如前所述,在對證據認定過程中時,通常首先考慮證據能力的有無,通常只有滿足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的證據才有可能被作為證據而采納。本案中,除證據5和6屬于公司自制證據,存在若干瑕疵導致其真實性未予認可之外,其他的證據1-4和7,請求人通過出示原件或公證封存的方式,證明其來源真實可信,專利權人也未提出異議,均被合議組采納。其后,對于已被采納的證據,需判斷其證明力的大小,即該證據是否達到了相應的證明標準從而實現其證明目的。本案中,請求人雖然證明了在先銷售行為的成立,但由于該公證保全的產品實物置于該公司公共的辦公區域,且由于保全時間與在先銷售時間相隔較遠,不能確定近十年間該產品的狀態是否有所變化,而且電源插座產品體積較小,產品本身結構簡單,普通人員使用常規工具即可對其進行拆解或更換,從內部結構的技術方案角度考慮,該保全的電源插座產品與在先銷售的產品是否具有同一性存疑,因此,上述證據未能達到證據確鑿的證明標準,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據鏈以證明本專利涉及的電源插座導電結構因在先銷售方式而公開。

 

  通過分析本案,可見在先銷售商品是否構成使用公開的認定或舉證難點之一在于銷售行為完成之日至公證封存實物之日的期間,該實物的狀態如何,是否有所改變。對于某些大型機械設備或特種設備,其維修記錄可反映其是否發生變化或變化的內容;對于某些涉及內部結構的產品,是否需要特定人員或特殊工具進行拆卸,或是否可以明顯識別拆卸痕跡等,可反映其狀態是否完好;而對于體積較小的產品或其他產品,保全對象的選取多樣性、樣本數量的多少、保全的委托方與保全物品的提供方是否存在利益關系,以及證人證言佐證等,亦可以作為綜合考量因素,來判定在先銷售使用公開證據的證明力。(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理部 周亞娜)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短线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