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售賣假冒DW手表,被判80萬元!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4/29 14:32:00

  來自瑞典的腕表品牌丹尼爾·惠靈頓(Daniel Wellington,下稱DW手表),以其簡約的北歐風格深受消費者喜愛。一起涉及在微信朋友圈售賣假冒DW手表的侵權案件中,售假者被判賠80萬元。


  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就DW手表的生產商丹尼爾惠靈頓有限公司(Daniel Wellington AB,下稱丹尼爾惠靈頓公司)起訴林某燦、吳某豪商標侵權糾紛作出終審判決,維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下稱越秀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即判令供貨商林某燦需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80萬元,在朋友圈售賣的吳某豪需對其中的8萬元承擔連帶責任。


  假冒手表 審理牽出上線


  丹尼爾惠靈頓公司經我國國家商標局核準,取得 “DANIEL WELLINGTON”與 “”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均為第14類手表、手表帶、珠寶、鐘表盒等,其發現,被告吳某豪通過在微信朋友圈發布廣告的方式銷售涉嫌假冒其涉案商標的DW手表以及其他諸如CASIO、施華洛世奇等品牌手表。隨后,丹尼爾惠靈頓公司以商標侵權為由,將吳某豪起訴至越秀法院。


  在訴訟過程中,吳某豪披露了上游賣家,越秀法院依吳某豪及原告的申請,追加了上游賣家林某燦作為共同被告。經庭審查明,吳某豪接到訂單后把貨款和訂單信息發給林某燦,林某燦直接將手表郵寄給買家,另外林某燦同時自己也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廣告的方式銷售假冒商品。經法院調查,吳某豪交入賬金額24萬余元,向林某燦轉賬支出350余次,共5萬余元。


  越秀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發現,林某燦曾在2019年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被佛山三水法院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10萬元,遂向山水法院調取了案件材料。案件材料顯示,林某燦利用微信發布廣告、快遞郵寄等方式,銷售丹尼爾惠靈頓、卡西歐、施華洛世奇、萬寶龍等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被公安人員查獲假冒注冊商標的DW手表和手鐲630件,另查到林某燦收到下游賣家微信賬戶入賬1500多次,共計約60萬元。


  越秀法院認為,兩被告明知是假冒原告商標的手表而通過微信朋友圈進行銷售,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且兩者的銷售模式構成共同侵權。但由于林某燦是上游賣家,其除了吳某豪外,還向眾多下游賣家供貨,因此林某燦除了與吳某豪就吳某豪所涉侵權行為承擔共同侵權責任外,還應就向其他下游賣家供貨的侵權行為獨立承擔侵權責任。越秀法院綜合考慮了涉案商標的知名度、被告侵權的持續時間、被告財付通賬戶的收款情況、可查明的寄件數量以及原告為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最終判決被告林某燦就侵權向原告賠償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共計80萬元,吳某豪對其中的8萬元承擔連帶責任。判決后,林某燦不服提起上訴。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維持原判結果。


  刑民并行 優化營商環境


  DW手表盡管更其他手表相比,面世的時間并不算長,但是,在明星效應等的帶動之下,DW手表迅速成為消費者追捧的對象,更是受到年輕消費群體的青睞。不過,在走紅大賣的同時,假冒、山寨DW手表的現象也隨之而來。


  該案承辦法官趙詠表示,被告林某燦因銷售侵害商標權的商品數量較大,不僅在本案中承擔了民事侵權賠償責任,更被追究了刑事責任。通過刑事制裁與民事賠償的同時發力,嚴厲打擊侵害知識產權的不法行為,以達到提高侵權成本,震懾、制止侵權的目的,通過司法途徑為優化營商環境保駕護航。此外,還應指出的是,若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查實售假行為,也會處以行政處罰,意味著售假行為將有可能同時導致民事賠償、行政處罰以及刑事制裁的三重后果。


  “在該案的審理中,我們在侵權判賠額上做到了寬嚴適度,同時著重治理了上游的侵權行為。”趙詠表示,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也并非一味提高侵權判賠金額,仍應結合實際侵權行為來合法、合理的確定。本案中考慮到被告吳某豪屬于終端銷售,銷售數量較少,侵權情節較輕,且實施侵權行為時仍是在校學生,故確定其賠償金額為8萬元。而被告林某燦則屬于上游賣家,侵權時間持續長,下游賣家眾多,銷售數量較大,侵權情節嚴重,故處以80萬元的賠償。通過分析考慮兩被告的不同侵權情節,法院確定不同的賠償金額,做到寬嚴適度,有所側重,著重打擊上游侵權,以期從源頭上遏制侵權行為。(本報記者 張彬彬


 ?。▓D為吳某豪微信朋友圈截圖節選)




(編輯:陳鑫)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短线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