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關注網絡游戲知識產權保護新型法律問題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4/29 13:02:00

  近日,由中國法學會審判理論研究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和西南政法大學共同主辦的中國知識產權法官講壇暨“網絡游戲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討會”通過線上會議舉行。


  會上,來自司法審判領域、學術機構、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等多方代表,就“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構成類電作品”、 “網絡游戲直播是否構成合理使用問題”、“玩家在游戲畫面形成中的地位和作用”等司法實踐和行業發展中的核心關切問題展開討論。


  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是否構成作品?


  移動互聯網時代,技術的發展改變市場原定的垂直行業市場格局,以網絡游戲為核心的游戲直播、電子競技、游戲短視頻等衍生行業不斷融合共生。


  易觀互娛高級分析師董振認為,我國目前游戲行業各領域業態之間交互增強,以游戲短視頻和直播為代表的新型泛娛樂視頻市場大融合趨勢日益明顯?!?020中國新型泛娛樂視頻行業專題分析》報告有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新型泛娛樂視頻行業規模達到1552.7億人民幣。


  5G、云計算、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創新為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帶來機遇的同時,商業模式的變革、行業競爭的加劇、新業態的崛起也給行業發展帶來挑戰,網絡游戲及其衍生行業的版權治理、競爭規則確立等問題引發行業持續關注和討論。


  作為核心產業,網絡游戲的版權保護近年來已經逐漸明朗。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陶凱元在2018年7月召開的第四次全國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會議講話中提出,要妥善運用著作權權利的兜底性規定和獨創性裁量標準,對于確有保護必要、有利于產業發展的客體或者客體使用方式,可以根據最相類似的作品類型或者運用兜底性權利給予保護,保護新興產業發展壯大。


  將網絡游戲的保護采取分元素進行保護的模式,近年來已有相關判例出現。2019年9月,在國內首例游戲地圖侵權案中,廣州天河區人民法院審理認定,《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縮略圖、場景地圖具有獨創性,構成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


  2019年底,歷時5年之久的網易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案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落錘。廣東高院經審理認為,網易《夢幻西游》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整體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應獲得著作權法保護。


  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審判長秦元明表示,在游戲作品保護問題上應當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既可以采取分類保護的模式,例如通過計算機軟件作品、文字作品、美術作品、音樂作品等加以保護,滿足法律規定的條件下也可以將游戲動態畫面整體作為類電作品加以保護。


  “最新版的《著作權法修正案(草稿)》,通過視聽作品來取代了原有電影和類電作品的規定,使得著作權回歸到關注表現形式而非創作方法這一制度設計初衷,這也為網絡游戲動態畫面的屬性認定掃清了障礙”,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會長劉春田在會上表示。


  直播平臺對網絡游戲進行直播是否構成合理使用?


  作為網絡游戲的衍生行業,游戲直播、電子競技、游戲短視頻等新型行業, 一方面反哺游戲行業,推動游戲行業蓬勃發展;另一方面,各垂直行業之間的競爭也催生新問題,其中,平臺對網絡游戲進行直播是否構成合理使用,成為近兩年游戲廠商與直播平臺聚焦的核心話題。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韋之表示,對于網絡游戲直播是否可以被擴張解釋為合理使用這一問題應當持謹慎態度。


  在網易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案中,廣東高院審理認為,華多公司未經許可組織主播人員直播涉案游戲,并從直播業務中抽成獲利,并非單純提供網絡技術服務,不符合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權利限制情形,不能認定為合理使用行為。


  “合理使用應當符合公共利益的要求,構成合理使用的行為不應當是對作品進行盈利和商業化利用的行為。當下,在游戲直播市場已經構成游戲版權人衍生市場的背景下,未經授權的游戲直播行為給游戲著作權人的潛在商業利益造成了巨大損害,因此無法構成合理使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黃玉燁表示道。


  深圳知識產權法庭法官祝建軍也認為,無論是游戲主播的個人直播,還是對游戲電競比賽的大型在線直播,都應該被看作是隨著技術的發展,著作權人享有的對于作品新的控制權利范圍。游戲直播行為從平衡各方利益角度來講,不宜看作是合理使用行為,而應當事先獲得游戲著作權人的授權許可。


  4月13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網絡游戲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審判指引(試行)》第二條明確規定,從事網絡游戲衍生產業經營活動的,應尊重他人知識產權和其他在先權益,誠信經營。


  “隨著網絡游戲的發展,相關產業領域越來越廣泛,圍繞游戲衍生出的周邊行業也迅速發展,游戲周邊和衍生行業經營者應尊重他人知識產權和在先權益,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會上,廣東高院知識產權審判庭的副庭長王曉明對《指引》內容進行了詳細解讀。


  據了解,該《指引》是國內第一個以網絡游戲知識產權為研究對象,涉及到全行業各類主體、各類知識產權法律問題的綜合性審判文件。


  玩家對網絡游戲直播是否構成新的創作?


  作為一個快速增長的新興行業,游戲直播行業的發展帶動了周邊產業的發展,催生出了主播、主播經紀人、游戲陪練、電競數據分析師等職業。游戲直播行業涉及的利益主體復雜,在行業發展過程中產生了諸多法律糾紛及新問題討論。


  對于游戲主播對網絡游戲進行直播時產生的畫面,是否構成新的創作,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庭長助理陳中山認為,應當綜合考慮游戲本身提供的創作空間,玩家所產生的內容是否屬于獨創性表達,游戲開發者、運營商與玩家就知識產權的規定等多項因素。


  當前,主流游戲預留的探索自由度都比較低,玩家難以形成獨創性表達。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李揚明確反對將游戲玩家認定成為游戲作品的表演者。李揚認為,表演者的表演活動必須具有個性化的表達,但是不同玩家操作形成的游戲動態畫面都存在實質性的相似,并不存在個性化表達可言。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叢立先認為,將游戲玩家認定成為游戲作品的表演者不具有實際可操作性。對于游戲主播來說,若構成表演者,不僅需要獲得游戲著作權人的許可,還需要獲得屏幕上出現的所有人物背后操作玩家的許可,因為游戲畫面不是單一玩家操作形成的。


  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是為了“鼓勵作品的創作與傳播,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發展繁榮”。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孫海龍指出,網絡游戲知識產權保護要有利于我國游戲產業的發展壯大;要貫徹利益平衡思想,將網絡游戲產業鏈條上的多方主體利益都納入考量范圍之內,平衡權利人、平臺、傳播者以及社會公眾的利益。(本報記者 姜旭)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短线的股票